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) | 我要充值充值

第二十三章 為你改變

  看正版言情小說,來陌上香坊小說網(www.xcpgmc.live)

  “你好。”佳言在一邊回應他,我也跟著沒有說話。他們看著我倆一個都不說話,實在是不行,佳言就主動小聲跟我說“干嘛呢,不是你說要來找他的嗎,怎么來了卻什么話都不說,不想和好了嗎?”

  “我們今天就不練了,陪你們一起去吃飯或者逛街!你們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就跟我們說,我們當你們的助手。”許易寧笑著對我們說。

  “你不是說今天一定要練到手腳不會動為止,不然就不是男人,怎么,現在就承認你不是男人了?”吳謂在一邊嘲笑到。

  “你快閉嘴吧,沒有的事,他瞎說。”許易寧尷尬地笑著。

  “好啊,冉冉,咱倆去逛街吧,你上次不是說一直想買條新裙子,等和李辰澤約會的時候穿嗎?”佳言說完發現我們一個都不說話了,旁邊的吳謂更是臉都陰了一層。她覺得很不對勁,仔細想想才知道自己是在說什么,犯了什么樣的錯,趕緊岔開了話題。“你還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,我都快被你氣死了。”我小聲提醒著佳言,她連忙說著對不起,說自己一時忘了。

  在買衣服的店里,我和佳言都還是屬于比較理智的那一種類型,都只是先看看價格再決定要不要繼續看下去。但韓敏和夏雪就不同了,她倆是屬于豪邁型的,韓敏是看哪件貴拿哪件,反正以她的身材,幾乎都能撐起來,夏雪呢,就是全網撈,服務員介紹的一般她都會接受,導致她現在的柜子里的衣服還有好多是連標簽都沒拆的。我暗自慶幸我今天跟的不是她倆之中的隨便一個出來,不然我做了好久兼職才賺的錢今天保準打水漂。

  許易寧一看就知道是非常懂這些的,看他作為一個男生在那認真挑選女生的衣服的樣子,我就知道,怪不得他跟女生聊得來了,原來聽自己在這一方面是很有權威的。我走過去打趣到,“易寧學弟,沒想到你還挺懂的嘛,一起是不是經常陪小女生來買衣服啊?”他連忙解釋,“學姐,哪有的話,我也只不過是略懂皮毛罷了,要說真正懂女孩心的,恐怕吳謂更勝一籌。”我轉過去看他,發現他一直坐在那個沙發上等我們,許易寧這樣開他玩笑,他卻一點反應都沒有。

  我瞬間失了興致,看著許易寧在那幫佳言挑衣服,兩人有說有笑。雖然說許易寧沒有正面回應佳言說喜歡她,決定要在一起,但從這些細微的表現和他看佳言時眼里的溫柔時,我知道,許易寧從來沒有忘記過佳言。那他呢?他一直沉著個臉,眼里像蒙著一層霧,讓人看不清。

  服務員見我一個人在這不知道要選什么,就主動過來幫我介紹。“請問你有什么需要嗎?我可以幫你推薦一下。”

  “啊,我是想要買一條秋群,準備……沒有,就平常穿。”我笑著對服務員說到,還是不說是要買了跟李辰澤約會的時候穿了,剛才他那個樣子已經夠難看了。“這樣啊,那我建議你這兩條,是最近剛出的新款。”服務員拿著的這兩條裙子,一條是米色紗裙,有三層重疊,很顯少女風,另一條是黑色連衣裙,腰的四周有流蘇,走起來的時候感覺有種性感美,但就是肩膀處開的度確實大了一點。

  “這兩條都挺好看的,不過我更喜歡流蘇的東西,但就是露的地方多了點。”我很直白地說出了缺陷。“這樣的才好看啊,其實露的也不多,不信你拿過去讓你男朋友看看,他肯定也會喜歡的。”服務員向我指了指坐在那一邊玩手機的吳謂。

  “不是的,你誤會了,他不是我男朋友。”我趕緊向服務員解釋。“哦,這樣啊,那也可以叫他幫你看看啊,以男人的眼光。”這個服務員真的是過分熱情了,你要是知道我們都不說話,估計就不會這樣一直叫他過來了吧?難道你是看上吳謂了?一直想要叫他過來,我在心里萬般吐槽。

  “不用了,我自己看看就行。”我正說著,那衣服就被人一下從我手中給扯走了,我偏過頭一看,原來是吳謂,他什么時候走過來我這里了?他不是一直在低頭玩他的手機嗎?我還在納悶著,就看到他把那條流蘇的裙子還給了服務員,我跟服務員都盯著他,等待他的話。

  “不要這條,我不喜歡。”說完之后就把剛才拿的那條紗裙叫服務員包了起來,默不作聲地去付了錢。留下我愣在原地,你不解釋一下說你不是我男朋友嗎?我不喜歡這種話很容易讓人誤會的,再說了,你都沒有問一下我的意見,也不知道我具體是要哪一條就直接去付錢了,你知道我喜歡那條紗裙嗎?一連串的問號在我的心中滋生,但我也只是笑著回應,并沒有去問他。

  畢竟,這常年不生氣的小奶狗突然生起氣來可是很嚇人的,誰讓我現在是弱勢方呢,還是讓著他一些吧!是的,忍一時風平浪靜,退一步海闊天空,等我哪天真正找回我的骨氣時,看我不好好收拾你,為我這幾天所受的冤報仇雪恨。我心里住著的另一個我在默默地盤算著。

  出了商場,我和佳言談笑風生地走在前面,許易寧和吳謂走在后面拎著大包小包,這一幕引得路人頻頻觀望。“這就是你不惜丟掉男人的稱謂來做的事?幫忙提這么多東西?”吳謂走在后面對許易寧吐槽。“你就別忙著吐槽我了,我看你不是也挺開心的嘛,要不然以你的脾氣,你是絕對不會來的,最后不還是直接跟著來了,說明你生氣歸生氣,但她說要你干嘛你絕對還是會照做的。”

  吳謂對許易寧的解釋不做辯解,表示默認。“好了,兄弟,鬧幾天可以了,你還要跟她不說話幾天?再這樣下去只會讓她覺得你真的是個長不大的小孩子。”許易寧在一邊勸到。

  過了一會兒,他叫住我們,“學姐,你是不是還要去咖啡店打工啊?要不讓吳謂送你去好了,反正他也沒有什么事。你說對吧?”許易寧看看他,給了他一個眼神,只見他點了點頭。

  “那佳言……”我欲言又止。

  “我會主動送她回去的,你放心。”許易寧打消了我的顧慮,我看看佳言,她回了我一個微笑。“好吧。”我答應著,確實,今天他們都只顧著照顧我和吳謂的感受,說是為了撮合他們,反倒我們成了主角,應該給他們一點自由空間了,讓他們好好談一談,畢竟他們眼里都有彼此。

  在我們走后,許易寧主動開口,“要去轉轉嗎?”“好呀!”她回答。

  他們走著走著就來到了之前他們真正確立交往的地方——那個公園,那個承載著屬于他們青春最美好的記憶的地方。

  “你還一直住這一塊嗎?”許易寧問到。“對呀,一直沒走,我跟我爸媽說我要在這上大學。”佳言回答,卻沒有說出后半句:為了在這等你回來。

  “那你家離學校這么近,干嘛還要一直住公寓,不直接回家呢?”

  “因為我想過一下自己的生活,爸媽對我很好,但那種好讓我有負擔,總覺得他們是在補償我。所以我就出來了,周末偶爾回去看一下他們,他們也挺忙的,不一定每次都見得到。”許易寧聽后點了點頭,主動岔開了話題,幫她帶離了悲傷的情境之中。

  “你還記得這里嗎?那晚我和珍珍在這里發生了爭執,而你剛好就躲在了灌木叢后面的地方。”許易寧帶著微笑回憶著那晚的場景。

  “當然記得,我來幫我媽媽找耳環,結果卻碰上了你們,想出來又覺得不禮貌,會打擾你們的談話,不出來吧,我又蹲得實在受不了,最后索性就躺在了草地上。你說是不是很搞笑,有路過的行人看到我一個地躺在草地上,還以為我怎么了,正準備過來看看,卻被我無聲的語氣給趕走了,他們一定覺得我病得不輕。”他倆說到這都忍不住笑了。誰都沒有提及當時的那個吻,那個屬于他們內心最深處的秘密。

  這邊的我們就沒有這么多歡聲笑語了,我打著工時他依舊坐在一邊喝著咖啡,卻不再看我。因為他的到來讓老板開心極了,老板像是見了親人一樣地迎上去,對他噓寒問暖,還使喚我給他做一份店里的招牌咖啡,帶上一份甜品。旁邊的小紫偷偷地說到,“冉冉姐,你說老板對吳謂也太好了點吧,他只不過是個來喝咖啡的,雖然說來的時候吧,總能給我們店帶來一些盈利,但老板也不用這個樣子啊,對他的好簡直超過了對我們。”

  “別抱怨了,你再怎么難過老板也不會多給你一分工資的,這是個看臉的時代,誰讓他那一副迷死眾生的臉對老板這么管用呢!”我看著他那有說有笑的樣子說到。

  “也對啊,說真的,要不是我親眼目睹過老板的丈夫和老板手上的那一枚鉆戒,我都快認為老板對吳謂感興趣了呢!復古有錢的咖啡店老板娘遇上可鹽可甜的跆拳道小子吳謂,這劇情簡直不要太狗血,想想都覺得很激動。”小紫的表情看上去充滿了現實的意味,仿佛那一幕真的發生在眼前。

  “你快停止你那豐富的想象力吧,太可怕了。”我笑著對小紫說到,卻沒有注意到來自他關注的目光和嘴角偷偷上揚的弧度。

  在回去的路上,我主動和他說話,“無所謂,你知道嗎,我現在突然覺得世界還是很美好的。”“為什么?”他看著我微笑的樣子開口問我,“因為啊,幾天前我一直都是自己一個人回去的,走這條路可害怕了,黑漆漆的一片,我本來就很怕黑。可是啊,他們竟然主動來修路燈了,原來我以為這樣比較偏一點的地方他們都是不管的,但是事實證明,是我錯怪他們了。看著這明亮的燈光,我一點都不害怕了,真的。”

  看著我一臉滿足的樣子,他臉漸漸展開了笑顏,覺得自己做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
  “你笑了,你真的笑了,這樣是不是意味著你不生我的氣了?”我看到他的笑容,高興得像個孩子一樣。

  “我本來就沒有生你的氣,我只是在氣我自己,覺得自己很過分。”他低著頭說到。

  “你不生氣了就好,你之前一直都哭著個臉面對我,讓我難過好久。現在好了,你開心了,我自然就開心了。”我搖晃著個頭在那笑著。

  “對不起。”他看到我之后說出了那句話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“是我不好,一直在生你的氣,讓你這樣困擾。我承認,當你說李辰澤是你的男朋友的時候我很生氣,因為我覺得那個人不應該是他,但是許易寧讓我明白,感情不是一個人說了算的,我說喜歡你,但并不意味著你也要喜歡我,你有自己的選擇權。再說了,我本來就是那個后來出現的人,現在我想明白了,我這幾天的郁悶不過是在跟自己慪氣,是我把自己困在了一個死循環里,一直不愿意出來。比起我自己的快樂,我更愿意看到你快樂。”

  “謝謝你,無所謂。”我被他的話感動到了,眼眶里含著淚,我何德何能要你這樣對我好。

  沒想到他一改往常,一下就笑了出來,“不過我雖然叫無所謂,但也不是什么都可以無所謂的,我愿意現在的我們像以往一樣相處,但是,如果李辰澤欺負你,讓你不開心了,我一定會主動追求你,絕不輕易放手,知道了嗎?到時候你可不要忙著拒絕我了,畢竟像我這樣對你一心一意,長得還相當出眾的男人可不多了,你得好好把握。”

  “行,就你嘴貧,我好不容易煽情一下,你非得破壞我的情緒,讓我的眼淚硬是把它給退了回去。”我開玩笑著回答他。果然,他就是這樣一個人,即使自己很難過,也要讓別人開心。

  回去的路上,燈光照耀著我們,沒有了之前的冷戰,腳步都不免輕松了許多。

  “話說你怎么這么容易滿足啊,修個路燈就能讓你高興半天。”

  “當然高興了,因為他們來修理了我回去都不害怕了呢!你知道嗎,每次我回去都感覺后面有個人跟著我,轉回去看的時候又沒有人,你說我是不是害怕過頭,產生心里陰影了?”我說著走在了前面,沒有顧及到后面的吳謂站在原地看著我,自顧自走著說了一大堆,發現沒人,轉身才發現他站在之前的地方看著我,“走呀,干嘛呢,站那一動不動?”

  下載“陌上”手機客戶端,新用戶免費看3天,簽到獎勵陌上幣,每日都有喔!

  本章節通過手機發布,作者專區手機版 請下載 陌上香坊APP

上一章 返回目錄

小提示: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

陌上香坊APP
  • 陌上香坊客服QQ
  • 陌上香坊微信公眾號
閱讀設置
体彩飞鱼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