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) | 我要充值充值

第三十九章 不言而喻的疼惜

  看正版言情小說,來陌上香坊小說網(www.xcpgmc.live)

  “說,你到底喜歡誰?”

  一走出門,白默就架在扶洳身上,奈何身高不夠,變成掛在他身上了。

  “除你之外還能是誰?”

  扶洳把臉再靠近白默一點,兩人的眼里只有對方。

  “怎么會是我?”

  白默直接傻了,平日里沒個正經,見誰都撩撥一番,也沒認真分過對象,一直都是無所謂的狀態,現在被告白,他竟有些手足無措,松了雙手,從扶洳身上掉了下來。

  “是你怎么啦?”

  扶洳眼疾手快地拉住他。

  “你喜歡聞溪?”

  扶洳不想再猜來猜去了。

  “我只是把他當大哥而已。”

  白默放開扶洳的手。

  “不喜歡就好,那你把我當什么?”

  扶洳刨根問底。

  “既然你都說喜歡我了,我也喜歡你好了,反正也不虧,你把當什么,我就把你當什么,如何?”

  白默想了好一會,才想到要如何回到扶洳的問題。

  “行,一心一意。”

  扶洳的臉上總算有了笑容,他對這個答復很滿意。

  “嗯!一心一意。”

  白默跳起來趴在扶洳的背上。

  “背我,腿麻。”

  白默賴皮地說到,他突然想要逗一下扶洳。

  “我才是真的腿麻吧!”

  扶洳在心里叫慘,一想到自己的腿早上都挪不開步子,仍然心有余悸。

  “你啊!天生大少爺的命。”

  扶洳帶著寵溺的口吻說到,調整了一下姿勢,背著白默朝一處金碧輝煌的宮殿走去,白默的體格雖然沒他健壯,但也不輕,背起來還是有點吃力的。

  “那可不?要不然,怎么就讓我成為了白默呢?可能老天也覺得我沒啥本事,只適合做一個混吃等死的窩囊廢。”

  白默自嘲道,把自個的手放到扶洳的頸窩里,給他撓癢癢。

  “別撓,太癢了。”

  扶洳一邊躲過白默的手,一邊嬉笑,差點把白默摔下來。

  “你要再撓,我就把你扔井里去。”

  正好看到一口古井,扶洳毫無底氣地威脅到。

  “那你扔啊!只要你不嫌麻煩去撈我。”

  白默正撓得起勁,他沒想到扶洳這么怕癢。

  “都把你扔了,我干嘛還要去撈你?”

  扶洳覺得白默料準了他會這么做。

  “你舍得我這混吃等死的大少爺嗎?”

  白默傲嬌地說到,他啥都不好,就命特別好。

  “不準你說自己是混吃等死的窩囊廢,你是我看中的人,在我眼里,是個大人物。”

  扶洳發出警告。

  “得了,不逗你了。”

  白默從他的背上跳下來。

  “迷瓏族的宮殿建得可真漂亮,真想把它們都挪到白氏宗府去。”

  白默不由自主地朝眼前富麗堂皇的宮殿走去。

  “這座宮殿看起來比芙筠宮還要大,會不會是圣姑的寢宮?”

  扶洳連忙跟上白默,他的步調輕快,不像是腿麻的人。

  “芙筠宮清新雅致,這座宮殿奢華氣派,風格如此迥異,用處應該大有不同,圣姑只是迷瓏的一方長老,卻比圣女住得還要貴氣,這種情況不大可能發生。”

  白默說到最后伸出食指搖了搖,他想要進到里面瞧瞧,卻被門衛攔住了。

  “閑雜人等不可入內。”

  門衛厲聲喝到,把白默嚇一跳。

  “迷瓏的男子咋這么兇?”

  白默只得倒退一步,伸長脖子往里面探。

  “你們這宮殿干嘛用的?”

  白默語氣溫和地問向兇他的門衛。

  “這里是供奉迷瓏族歷代祖先的宮殿,須由圣女帶領才能參拜。”

  門衛把武器架在白默的脖子上,用猛力把他推出去好遠,惹得扶洳一個箭步沖上去就要朝他揮一拳,只是這一拳被白默生生地擋了回來。

  “爺,別沖動,他推我一下我又不會受傷,我這大少爺的身子骨還是禁得起被人推的哈!”

  白默拉著扶洳迅速離開了宮殿大門。

  “我只是揍他一拳,能惹多大事嘛?”

  扶洳第一次見白默這么慫,莫名有點惱火。

  “他就是一門衛,你何必跟他計較了?而且,里面供奉著迷瓏族的至純陰靈,如果我們不小心把他打得血濺宮門,陰靈一旦沾染上純陽血腥,這座宮殿將不得安寧,我們就是闖禍人。”

  闖蕩江湖這么些年,奇聞異事可沒少見,白默對于異象的認識或多或少有點經驗,而那座宮殿散發出來的不尋常,他怎會察覺不到?

  他簡單明了跟扶洳解釋了一番,以此證明自己并不是膽小怕事的人,而是擔心他們惹事后有可能會成為至純陰靈的傀儡,只是他沒有說明而已。

  “死了都不安息,迷瓏族的祖先們真會給后輩找事做。”

  扶洳忍不住吐槽。

  “疼不疼?剛剛那一拳,我是發大力揮出去的。”

  扶洳拿過白默的右手看,手掌上有個紅通通的拳印。

  扶洳心疼地給他的手掌吹氣,想要吹散那拳印。

  “不疼,就是有點麻,也好,我終于不用愧疚了,踹你臉上的那一腳,你還到我的手掌上了,咱倆扯平了。”

  白默嬉笑著說道。

  “這能比嗎?你那一腳才使多大力,我這一拳可下了狠勁的。”

  扶洳都不愿放開他的手了,又是搓又是捏,好讓手掌上的血流暢通,早點恢復如常。

  “那今晚睡覺的時候你把你的手借我枕一下唄!就當作補償好了。”

  白默覺得他這個要求一點也不過分。

  “行。”

  扶洳重重地應道,他對白默,是徹底沒轍了。

  “以前我要數很久的小綿羊才能睡得著,我的床上一定要有四個枕頭,抱一個,壓一個,枕一個,擺一個,要不然會睡不踏實,自從遇見你,我發覺我的睡眠好太多了,你啊!上輩子肯定是個枕頭。”

  說完話,白默收回自己的手,朝扶洳笑得像個吃了冰糖葫蘆的傻小子。

  “我要是個枕頭,你就是床被子。”

  不知不覺中兩人又走到了另一處地方,好像是一個小集市,有很多人在賣東西,人流在街道中穿梭。

  “什么意思?”

  白默不解,他對攤位上的很多小東西特別感興趣,每一個都拿在手上把玩一下。

  “壓死人不償命的意思。”

  扶洳不想說違心話,這是他的真實感受。

  “我有那么重嗎?”

  修長的身型,勻稱的身段,該瘦削的地方沒有一丁點贅肉,對比扶洳,白默覺得自己身輕如燕。

  “可能睡得沉就顯得重吧!”

  扶洳只得這么說,不過習武之人的精瘦身軀最有力量感,這一點,白默可能并不自知。

  下載“陌上”手機客戶端,新用戶免費看3天,簽到獎勵陌上幣,每日都有喔!

  本章節通過手機發布,作者專區手機版 請下載 陌上香坊APP

上一章 返回目錄

小提示: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

陌上香坊APP
  • 陌上香坊客服QQ
  • 陌上香坊微信公眾號
閱讀設置
体彩飞鱼开奖结果